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百里修听懂了,笑道,“你这主意的确是最好的。上官夏为达目的定会利用上官梦涵,而她能利用的最好棋子,唯一的棋子也只有上官梦涵。”

    现在上官夏一露面,上官绾会立马抓到她的,她根本不敢露面。

    如今白云大陆所有势力怕是都知道上官夏逃出上官家,上官绾派人四处追杀她的事,没哪个势力会傻到帮上官夏,因为上官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。

    上官夏不是上官梦涵,她只是一个不得宠的庶女,多年来靠上官梦涵才受到关注。

    上官梦涵是上官绾最宠爱的孙女,谁若是敢打上官梦涵的主意,那就是寿星公上吊——嫌命长。

    只要不是脑子有坑的,都不会傻到通过利用上官夏来利用上官梦涵。

    凤雅娴轻哼了一声,“暂时上官夏是不会出来兴风作浪的,依我猜测,至少要两三个月之后,等这件事的风波淡下去不少,上官家追查得没这般紧后,她会主动联络上官梦涵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以上官夏歹毒的心思,她离开前势必挑拨了上官梦涵和上官家主之间的关系,在上官梦涵的心里埋下一颗种子,为自己的以后做打算。就算将来她真的死了,上官梦涵也会为她报仇的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上官夏是个极其聪明的女人,可惜她的聪明没有用在正途上,心肝都是黑的。

    百里修啧了一声,完全没有管的意思,“这是上官家的事,我可懒得操心,平日光是管你们夫妻俩的事,我就已经很累了。”

    再说了,各个势力间看起来友好,实际暗地里暗潮汹涌,谁都在算计谁。只不过因为多方面的原因,各个势力间没有捅破那最后一层纸,维持着表面的和平。

    这层纸要不了多久就会被捅破的。

    凤雅娴自然清楚百里修不管上官家这些事的真正原因,她也没那个圣母之心管别人家的事。况且,上官夏可是要对付她和龙聿的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派人盯着上官梦涵吧。上官夏会防着上官家的人,却不会猜到我们会派人盯着上官梦涵。比起上官家的人,我们更容易得手。我担心一件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上官梦涵会黑化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上官梦涵会黑化?”百里修听得一头雾水,“你说清楚点儿,老子听得云里雾里的。”

    凤雅娴周围没有人,其他势力的选手都离她远远的。一是怕自己收刮到的好宝贝被凤雅娴发现从而抢走,二是怕一不小心惹到凤雅娴从而丢了性命。再则,凤雅娴说话的声音并不大,因此旁人没有听到她和百里修的传音,只知道她在和谁传音。

    “简单来说,就是魔怔。在上官梦涵的心里,上官夏是个单纯的好姑娘。上官夏如今被迫逃走,是因为上官家主的原因。如果上官夏挑唆……一个单纯的人是最容易受人蛊惑的。在上官梦涵看来,上官夏是不会骗人的,因此十分相信她的话。如同一张白纸,是最容易被染上黑色的。一旦上官梦涵黑化,那可就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