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张妈的喊声,吓得我心脏乱跳,糟了糟了,这个谎我怎么撒呢?

    傅逸清加快脚步,跑进屋子,从后门出去。

    “先生,难道昨晚家里来了贼?呀,也不是昨晚,就是刚刚一大早,家里来了贼?”张妈一副惊魂甫定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不善于撒谎,站在旁边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我估摸着,我的脸都可能涨得通红了。

    傅逸清蹲下身子,看了一会儿脚印,站起来慢条斯理的说:“你们去看看,有没有丢东西,快过年了,家里的安全要加强防范。”

    “哎哎,我这就去检查。”张妈赶紧点头,转身进屋,到处查看去了。

    傅逸清目光落在我脸上,眼神有点复杂。

    我避开他的目光,讪讪地说:“一大早的,竟然有贼。”

    傅逸清笑了笑,显然对我的话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您吃早餐吧,不然汤包要冷了。”我局促不安地低着头。

    傅逸清点了点头,转身进屋,小声说:“我很吃醋。”

    我惊诧抬头,他突然这么说,把我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的意思是,我吃阿颜的醋,他来看你,却不和我这老父亲见上一面。”傅逸清满脸落寞。

    傅逸清已经看出,雪地里的脚印,是阿颜留下的,看样子我不需要继续再装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他也许诸多不便吧。”我小声说。

    傅逸清坐下来,深深看了我一眼,看到我很不自在。毕竟昨晚和阿颜抵死欢爱,他这样看着我,感觉好像在隔着帘纱偷窥。

    “吃吧,时间不早了,吃完了我送你。”傅逸清总算移开目光,低头吃早餐去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您不用亲力亲为,我自己打车去就好。”我睇他一眼。

    傅逸清没有说话,脸色有点沉。

    我侧过脸,咳嗽了两声,他抬眼问:“感冒了?”

    “有一点,不过不碍事。”我喝了口水。

    他沉吟一会,看着我问:“你昨晚……有没有发烧?”

    “嗯?”我讶异看着他,虽然这是个平常的问题,但他问得这么凝重,让我有点紧张。难道他那么害怕我生病?害怕我挂了?

    我担心他不让我回深圳,要求我去医院,所以回答说:“没有,没有发烧,就是喉咙有一点干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他又沉吟了,好像在思量什么重要的问题。我怎么看着他现在情形,好像我不发烧,有点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傅叔叔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他恍然回过神来,笑着摇头:“没怎么,没发烧就好,回去多喝热水,记得吃感冒药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吃过早餐,张妈从楼上下来了,还在疑惑的嘀咕:“也没丢东西,怎么会有贼呢?真吓人。”

    我抬头说:“张妈,一会儿我回去了,你也放假吧,把家里的门都锁好,贼进来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呢,你们放心去吧,一会我会仔细锁门,这几天也会过来瞧瞧。”张妈帮我把行李提下来了,放在门口。

    傅逸清吃好了,拿纸巾在嘴角印印,起身说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我跟在他身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